初识长安

君に逢える日まで待ってる。

#ooc严重慎入#
#和自家陈皮的脑洞产物#
#画风欢快向有私设#

那个时不时跟自己约架的小副官喜欢张启山,这事只有陈皮知道。
张启山大婚那夜,小副官喝的酩酊大醉。陈皮找到他的时候,他拎着一大坛酒背靠在深巷墙角,平日的清澈瞳孔里充斥着涣散迷离,安静无声。
他走过去,拿走了小副官的酒坛。
“张日山,那张启山有什么好的?”
“嘿嘿嘿,佛爷呀,佛爷他什么都好。“
副官闻言声线沙哑,笑意却渲染至嘴角。
陈皮撇了撇嘴,“那陈皮呢?他好不好?”
“不好…”
“他哪不好了?陪你练手给你买糖油粑粑还跟你码头看星星呢!”
“…那…还好…”副官抬眼望向对方,视线模糊带着些雾气氤氲,远处灯光辉映出隐晦昏黄的亮意,难以抑制的困意却席卷而来。
陈皮动作轻柔的伸手抱住了副官,让他靠上自己肩膀。
“那跟陈皮在一起好不好?”
“好…”
才怪。副官没能说完就已经靠着陈皮睡着了。
陈皮一开心摔了酒坛子就抱起小副官往码头跑。

早上醒来的小副官迷茫的看了眼周围,心想佛爷结个婚还改装修风格了??嘿这风格还跟陈皮的码头挺像的。
“……码头?陈皮?!”
副官躺在床上终于想起来昨夜被陈皮连哄带骗的恐怖。我咋不喝断片呢副官想太羞耻了陈皮这个辣鸡过分!
“小副官醒啦头痛吗来喝了这碗醒酒茶呀!”
副官怒目圆瞪爬起来就抓起枕头砸陈皮,然后掀开被子,觉得自己的拳头已经难耐了。
“这怎么动起手来了?你追到我我就把你嘿嘿嘿了怎么样?嗯你怎么不追了?”
副官停下了脚步回到床边端起茶碗一饮而尽,嫌弃的瞥了陈皮一眼。
“你当我傻啊拖着这身子追你。”
“其实我还没说完,喝了这碗茶你就是我老婆啦!”

第一天副官在书房整理文件,陈皮娴熟的翻了张府的墙敲敲副官的窗。
“张日山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珍贵的第一天!你怎么能见都不见我还在这宅着啊!”
流氓如陈皮说的一脸理直气壮。
“哪凉快哪呆着去。”副官埋头工作。
“你这凉快。”陈皮笑嘻嘻凑到副官身边,“可是这样好无聊啊,但没关系只要在你身边我就觉得有趣!”
副官一阵恶寒丢了本书给陈皮。
是一本《稻草人》。
陈皮翻了一会儿乐呵道,“张日山你还喜欢看故事书啊?”

第二天副官在军营训练,陈皮硬闯不成想着偷溜会被小副官训,就老老实实让把守的进去通报了。
“报告!门外那个自称四爷的,有话对副长官说!”
副官皱了皱眉一挥手停下训练,“说。”
“日山不在的一个小时,想他,想他的笑,想他的……”
“停停停别念了!你下去。”
副官压低了帽檐瞥了瞥周围憋着不笑的兵,沉声道,“继续训练。”
“报告!四爷说这是他一生的请求,拜托副长官一定要听!”
“太长不听短就说。”
“嘿嘿嘿。”
“你笑什么我让你说话??”
“不是啊副长官,四爷他就说了三个字,嘿,嘿,嘿。”
副官听完转身就往门口走把陈皮揍了一顿。

第三天副官在长沙城巡街,陈皮大摇大摆的跟在他身后。
“四爷这是又犯什么事儿了被张副官抓来游街啊?”转行做海外代购的凉子小姐路过调笑道。
“你这个日本女人眼睛有毛病啊!”
“张副官有人要殴打外交大使啊!”
“凉子,波尔多葡萄酒又有人下单了快跟我回去!”
副官就看着裘德考拽着凉子上车走人,心想今天的长沙城也很太平呢。

第四第五第六之后的每天,陈皮的套路花样一点点融化着小副官的心。但副官还是时不时会想佛爷,坐在墙头望着天发呆。
“张日山,你有没有想过,你对张启山不是喜欢,只是敬佩和过分依赖产生的情感。”
陈皮一脸正经,捧过小副官的脸亲了一口。
“别怕,我的确是流氓(≧∇≦)”
小副官轻轻点了头,觉得内心堵塞的某处正在被吞噬殆尽。
犹如夏日般的炙热流泻在副官的双眸里,他发出小声的请求,带着点撒娇的意味。
“我想听故事…每晚睡前都讲的那种。”
“好。”
“陈皮你是不是暗恋我啊?”
“是啊,一见钟情知道不?”

阳光温柔而不媚。





……其实还有下篇。但不知道有人看吗文笔渣略慌。



评论(18)

热度(47)